序                        

 

                                    林水檺

                                                                            (拉曼大学中文系系主任兼教授)

                    “唱吧! 唐诗又宋词”是 丘志远先生最新的音乐作品,  是一部有份量且富有内涵的创作,内容涵盖了唐宋两代三十多位的著名词人墨客的诗词佳作 再配以音乐旋律来演译.  这可说是本国一项艺术的成就.  以现今马来西亚的文壇与乐壇来说,  能同时掌握诗词的意境 而又能贴切真诚的以音乐形式 发挥至此淋漓尽致境界者, 可说是罕有的.  如果不是丘君过去数十年来在文学上 与音乐上作出的努力与牺牲,这是不可能达致的。

                       我有幸承蒙饶玉明博士仁棣的引介,才认识了丘君。他还为我们哼唱了不下十首他谱的曲子,  真可说情意贴切,  声线並茂,並充份反映出唐诗宋词的意境,  真有如置身画中,  也有如身历其境的感觉.  他把平面的艺术(诗词)立体化后 再以歌的形式来唱出,  也把默默无声的意境浮现在人的眼前,  它可说是文学与音乐这两大艺术的结晶体,  也是我们人类追求的最高的境界.

               丘君哼过的曲子有:

               (一)     温庭筠的“梦江南”

                                  词与曲贴切的反映出词人的情意,丰富的表达词人的情感。

                 (二)     李煜的“浪淘沙”

                                    曲子流露出 词人被俘百般无奈的感受与 对过去的绻恋

                   (三)    辛稼轩的“欲说还休”

                                      曲风表现出少年的无知与成年后

                                      才收敛的人生两个階的 心 路。

                    (四)     王翰的 “葡萄美酒 ”共两首

                                        他把这脍炙人口的诗句 以歌来唱出诗的原味,

                                         也蛮有歌唱的情趣.

                    (五)     张继的 “枫桥夜泊”

                                        曲与词皆能並驾齐飞, 一方面襯托出萧條的夜景,

                                         另一方面描绘了流落异乡 孤寂的情怀.

                      (六)    曹植的 “相煎何太急”

                                          创曲者把兄弟相煎的控诉浮出纸面,

                                            重復的语句深深的警惕着世人.

                        (七)    杜牧的  “清明时节雨纷纷”

                                             以歌来 唱出了掃墓者欲断魂的情境。

                        (八)    苏东波的 “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是一首豪迈激昂的歌曲. 歌的笫一段描述怀古的情怀,

                                             中段描述浪涛的奔放, 豪杰的辈出, 末段追忆历史人物

                                              的英雄事迹, 最后落得人生的一声叹息 .

                       总结的说,  歌与词皆是我们人类两大艺术的承载体.  如能把歌与词融成一体,  使这两大艺术能並驾齐驱,  成为人间一双齐飞共舞的蝴蝶,  那将会给我们带来无穷的欢乐与无尽的享受,  也给唐诗宋词插上音乐的翅膀,   让普罗大众都能同时享受  聆听我们大中华的千古绝唱.

                         丘君的创作 可说是極富创意 而且是非常宏大的艺术作品, 既有瑰丽隽永的诗篇,  也有韵味无穷、变化多端的曲子, 是很值得我们大力推广与传唱的.我对丘君为艺术那种 常年累月 锲而不舍的精神 至为赞赏,  但愿他能继行开来为文学界 与音乐界再创新的领域.

About these ads